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 找回密碼
 加入成員
查看: 13114|回復: 0

尤物人妻:我的嬌妻洛靈(3)

[複製鏈接]

1009

主題

1015

帖子

3785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積分
3785

優秀版主

發表於 2018-9-5 20:39:37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
(4)中秋夜淫事

中秋節晚上岳父家非常熱鬧,三室一廳的房子都有些擁擠了。

先介紹一下靈兒的家庭:靈兒的爺爺去世多年了,七十多歲的奶奶還非常健康,和靈兒的父母在一起生活。靈兒的二叔今年四十七歲了,和二嬸在不遠的一個縣城生活,他們的二十歲女兒洛莉在這個城市上大學。

還有小叔,今年三十八歲,在年輕時不好好上學,整天和一些社會上的人鬼混,後來自己開了一家健身館,經過他近十年的努力,現在發展成了一家大型的健身中心,在這個城市還是很有名氣的。

小嬸剛剛二十七歲,比小叔小了整整十一歲。小叔五、六年前就離婚了,這個小嬸不是原配,是幾年前小嬸來健身被他硬泡來的,當然那個十歲的兒子是小叔和前妻生的,我岳父從小叔很小就不看好他,所以靈兒在我面前很少提起這個小叔。現在岳父家裡竟然有十一口人。

二叔一家是上午到的,剛一到,靈兒就拉著洛莉的手鑽進臥室關上門嘮起私房嗑,我只能陪幾位老人閒聊。下午小叔一家三口到了,小叔不愧是搞健身的,薄薄的襯衣也擋不住他的肌肉塊;而小嬸有一米六五左右身高,身材苗條,長相非常甜美。小叔的兒子一到就被靈兒的奶奶抱在懷裡,俗話說「老兒子大孫子,老太太的命根子」,真是一點不假,現在都被小叔一家占全了。

小叔和屋裡的人挨個的打著招呼,當看到靈兒的時候,我發現他的眼裡竟然閃著欲火,難道小叔對靈兒會有什麼想法?不可能吧,但我明明看出這是一種色迷迷的眼光。

他親熱的拉著靈兒的手:「大侄女也回來了,真是難得。」靈兒的手被他抓得緊緊的,只能藉介紹我的機會抽出手來。小叔這才好像發現我,握住我的手:「哎呀,你看我這眼神,侄女婿也來了,真是稀客。這次來就多呆幾天,好好玩玩。」看他熱情的態度,是我剛才看花眼了?

靈兒現在為什麼會讓有色心的男人都對她產生佔有的衝動呢?我認為是由於靈兒天生的清新秀麗的面容,在生完孩子後,身體得到了二次發育,對這樣一個擁有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女人,有哪個男人會不動心呢?再從心理上,靈兒從生完孩子後,特別是經過大哥的調教,也激發了她隱藏的淫蕩本性,對節操已經不太看重,其實,只要靈兒心裡有我、愛我就夠了,何況我也樂在其中。

當天晚上,一大家人吃了個團圓飯,由於我第一次在岳父家過中秋,免不了給各位長輩敬酒,長輩們也回敬了我,特別是小叔,和我單幹了兩杯,整個晚上的喝了足足有八兩酒,後來還是在我岳父和靈兒勸阻下才沒有繼續喝下去,但我真有些多了。

剛吃完飯,靈莉就回學校了,剩下的人開始討論睡覺地方的問題,原來打算小叔回家,靈兒和奶奶睡,我睡沙發的,可小叔說他那裡有空屋子,而且還可以參觀一下他的健身館,於是我和靈兒決定去小叔家裡。

小叔的健身館座落在一個小湖邊上,環境非常好,是一個獨立的小院,院中是一幢三層小樓,我們到時除了門衛的老人給我們開門外,早已經沒人了。

小叔給我們介紹說,這三層小樓,一層是一些健身器械,二層是健身操活動區,分健美操、瑜伽等幾個社區,今天太晚了,明天有時間領我們看看。三層是住宅區,其實就是自己住的幾個屋子。

靈兒聽說有瑜伽活動區的時候特別興奮,說想去看看,她以前一直在練瑜伽的,她的體型恢復得這麼好和這個有很大的關係。我酒喝得有點多,想睡覺,可靈兒吵著要去先看一下,最後小嬸答應回屋換一下衣服再領她參觀。

去三樓是在旁邊有一個獨立的小門,直達三樓,三樓南側有四個房間,都是臥室,北側是衛生間、浴室、餐廳、廚房,小嬸給我們領進一個房間就出去了,這個房間有一張大床,電視、電腦、沙發一應俱全,屋角還有一個小型淋浴室。

沒一會兒,小嬸就進來給我們拿來兩套運動服,是她以前買的,還沒穿,都是一些大牌子的。由於我和小叔的身高差不多,所以穿著長短正好,只是有點肥大。

靈兒雖然比小嬸矮,但這件是無袖短褲,也能穿,而且非常性感,上身前看是一件小背心,後背是兩條一寸半寬交叉成X形的帶子。下麵是緊身長短褲,由于靈兒比小嬸豐滿,所以她穿在身上更是緊身,上衣裡面是帶了胸墊的,要脫下胸罩,在滿足了我的一番手欲之後,靈兒終於穿戴齊全。

不一會,小嬸就敲門說領我們參觀一下,我實在太累,躺在床上不想起來就沒去。

也就過了不到半個小時,靈兒就回來了,簡單的沖了一下,就在我身邊興奮的給我介紹一、二層的情況,說明天早晨一定要早點起來,各種器材都試一下。

我一邊揉著她赤裸的乳房,一邊聽她說著。也許是我的按揉起了作用,靈兒的呼吸急促起來,用手把住我的雞巴上下套弄著:「老公,人家想要了。」

「想要就上來吧!」把她抱到我身上來。

靈兒在我身上脫下她和我的短褲,然後抓住我的雞巴,在我的龜頭上親了一下,伸出舌頭又舔了一下就整個含了進去,她美麗的小腦袋開始上下動了起來。

一會兒,她蹲在我的胯間呻吟著,一隻手扶著我的雞巴在她的陰蒂和陰唇上撥弄了幾下,對準一下子坐了下去。「啊~~」她的頭部後仰,胸部前挺,發出一聲滿足的叫聲。

她就這樣蹲著,大屁股快速有力的上下起伏,與我的腹部相撞,發出「啪啪啪」的聲音,一雙大乳房猛烈地拋動,我頂不住伸手抓住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隨著屁股一次一次重重的落下,靈兒發出一頓一頓的浪叫,「噗哧,噗哧,噗哧……」淫水已經打濕了我的陰毛。靈兒的性欲真是越來越大了。

幾分鐘後,靈兒無力地趴在我的身上,我翻身把她壓到身下,她把腿盤在我的腰上,我猛烈地抽插著。「啊……老公,用力,用力幹靈兒,好癢,快……」十幾分鐘後,終於在靈兒高潮的顫抖叫聲中,我射進了她的體內。

我們摟抱著歇了一會,當我的雞巴從靈兒的陰道裡滑出來後,靈兒就急忙起身到浴室沖了一下回到床上。當我沖洗完回來時,她已經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。

我躺在床上,忽然有一種吸煙的衝動,我的煙癮並不重,只是一天幾支的樣子,而且在靈兒面前是從來不讓我吸的。於是我來到打開的窗戶前,發現有一個通往前面的門,我悄悄的推開門走了出去。

這是一個全部由玻璃鋼罩著的封閉陽臺,周圍是各種花草,中間是休閒的椅子和茶桌。我點著煙,靜靜的坐在椅子上,看著遠處高樓閃爍的樓型燈,前面近處是閃著波光的小湖,頭頂是璀璨的星河,在這樣一種環境中,讓我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。

可當我靜下來後,卻聽到輕輕的呻吟聲從旁邊小叔的屋中一扇打開的窗子裡傳出。難道他們也在做愛?想起美麗苗條的小嬸,我不禁興奮起來。

我悄悄走近那扇窗戶,小嬸用鼻子發出的呻吟已經非常清晰了。我剛走到窗前,小嬸的呻吟聲忽然停止了,難道是聽到我的腳步聲了?

「你今天太硬了,真是變態,聽自己的侄女做愛也能這麼興奮。」是小嬸甜得膩人的聲音。

「你不也一樣發騷,騷水都流出來了,只是真沒想到我這個侄女這麼浪。」

「人家才沒有發騷呢!」

原來不是發現了我,應該是他們剛才在陽臺上聽到了我和靈兒做愛。

屋中小嬸的呻吟聲又響了起來,我忍不住偷窺的欲望,悄悄把窗簾撥開一個小縫。只見床上是兩具赤裸的肉體,小嬸在小叔身上,兩個69式的口交著,小叔粗硬的雞巴在小嬸口中進出著,他的臉埋在小嬸的胯間,雙手扒開兩片屁股,小嬸的乳房由於下垂顯得很大,頂端是一點粉紅。

近十分鐘後,小叔的臉終於從小嬸的胯間露了出來,他的嘴唇和鼻尖上都是亮晶晶的淫液。他拍了一下小嬸的屁股,小嬸非常默契的抬起身,向下移動,用手扶著雞巴,慢慢坐了下去,整支粗大的陰莖一點點的沒入她的陰道。

這時我突然發現,小嬸竟然是一個白虎,陰阜上沒有一根陰毛,不是那種刮過後青色,而是和她身上一樣光滑潔白。沒有陰毛的阻擋,她打開的陰唇更加清晰可見,中間一支大雞巴隨著她屁股的上下起伏在裡面進出著,淫水順著雞巴流下來,把小叔的陰毛打濕了一片。

「這麼浪,還說沒發騷。」小叔說著,用手的小嬸的屁股上「啪」的拍了一下,然後雙手捧著她的屁股,配合著她一次次快速的重重抬起、落下,肉體撞擊發出「啪啪啪」的聲響。

「老公……啊……老公,快肏我,我不行了……啊~~」小嬸浪叫著,加快了起伏的速度,小叔也在小嬸屁股落下時向上挺動。

在十幾分鐘的劇烈肏弄後,小嬸無力地趴在小叔的身上。小叔把她從身上抱下來,讓她躺在床上,擺出了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的姿勢:小叔把小嬸的雙腿緩緩地向後壓,最後把整個腿都壓在她身體的兩側,小嬸的身體被對半折迭著,下體向上高高挺起,最頂端是分開的陰唇中間的圓圓的小洞。小嬸的身體真是柔軟,沒有一定的特長也很難抓住花心小叔的心吧?

小叔蹲在小嬸的胯間,粗大的雞巴筆直插進她的陰道,然後像打樁一樣上下抽插著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公,你太大力了,快肏死我了,啊……啊……你今天真猛……」小嬸隨著小叔猛烈的肏弄,一頓一頓呻吟著說。

偷窺別人現場的春宮,確實刺激。

「俊豪,俊豪,你在哪裡呢?」誰在叫我?是靈兒。我嚇得心臟像蹦出來一樣,輕輕快速跑回我的房間,開門進屋後,發現靈兒正坐在床上。

「怎麼了?老婆。」

「人家做噩夢了,說你不要我了,醒來看你真不在我身邊,你去幹嘛了?」

「我到陽臺抽根煙,這不回來了嗎!老婆,老公永遠愛你,永遠在你身邊,沒事的,睡吧!」

在我的安慰下,靈兒摟著我的手臂躺下了,不一會就發出均勻的呼吸。

我卻難以入睡,小嬸那赤裸的身體和無毛光滑的陰阜在我眼前晃動,我發現自己越來越變態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才有了困意。

*** *** *** ***

「老公,起來了,陪我去鍛煉。」我感覺剛睡了一會兒就被告靈兒叫起來。

「我太累了,你自己去吧!才六點啊,讓我再睡會。」

「不行,小懶豬,快起來,陪人家去嘛!」靈兒搖晃著我。

沒辦法,我迷迷糊糊的起來,洗臉精神了一下,就和靈兒出去。

剛出屋,正趕上小叔和小嬸也出來了,也是要去鍛煉的。

「哎呀,俊豪,臉色怎麼這麼不好,眼睛還紅紅的。是不是生病了?」小嬸看到我,關心的問道。

「真的呀,老公,你哪裡不舒服?要不要去看醫生?」靈兒似乎才發現我這樣,著急的問。

「沒事,就是昨天酒喝多了,一夜沒太睡好,靈兒還非要我陪她去鍛煉。」

「那你就接著躺著吧,好好休息一下,今天還要給你爸過生日呢!我們和靈兒一起去就行了。」小叔說。

靈兒把我扶到床上,看我真的沒什麼事就出去了。

我又睡了一會,也就半個多小時吧,過道裡傳來開門聲,這麼快就回來了?我感覺自己好多了,就又洗了洗,剛開門就看到小嬸已經換完衣服向外走去。

「怎麼這麼快就起來了?不舒服就多睡會,我去給你們買幾樣這裡的特色早點,估計一個小時就回來了。」小嬸看見我,關心的說。

「小嬸你去吧,我就是起來活動活動。」

小嬸出去後,我就又回到屋裡,在床上躺了一會,感覺實在睡不著了,就也換上運動服準備鍛煉一下。

過道的盡頭就是通往下面健身館的防盜門,打開門,樓梯下面的二層是一個個簡單的木板隔成的單獨活動室,現在沒有一點聲音,他們應該沒在這裡。

我來到二層到一層是在屋中間的旋轉樓梯,我站在樓梯口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的小叔和靈兒。小叔正在一個多功能健身機上做著各種運動,赤裸的上身和雙臂肌肉塊塊隆起。靈兒正在跑步機上小跑著,豐滿的乳房和臀部上下顫動。小叔一邊和靈兒聊著,一邊用色迷迷的眼光看著靈兒性感的身體。

難道小叔真的對靈兒有什麼想法?想像著小叔那強壯的身體在嬌小的靈兒身上起伏,我的淫妻欲望一下子燃燒起來。

「不跑了,去樓上做一會瑜伽。」靈兒說著,按了一下她前面的控制台,「啊!」可能是靈兒按錯了鍵,跑步機突然加速,把靈兒甩了下來。

我心疼的剛想下去,小叔卻用比我還快的速度沖了上去把靈兒扶坐了起來。「怎麼樣?快走一下,看摔沒摔傷哪裡。」說著,小叔扶著靈兒的腰慢慢站起。

「哎呀!腰和腳扭了,膝蓋也痛。」靈兒還沒走出一步就不能動了。

「來,我抱你上樓,樓上按摩室有跌打藥。」小叔說著,輕鬆的把靈兒橫抱起來,向樓上走來。

我急忙躲進按摩室隔壁的健美操室,我剛把門關好,就聽見一陣腳步聲從門前經過,然後是隔壁的開關門聲,我來到相隔的木板前。

「靈兒,沒事,擦傷的地方我給你上點藥,扭傷的地方按一下就好了。」

「真的呀,藥擦一下就不痛了,涼涼的,好舒服。」

「我們這裡是有專業醫師和按摩師的,現在他們都不在,就只能由我親自動手了。先按一下腳……怎麼樣?好多了吧!」

「小叔你太厲害了,你是不是經常給別人按啊?」

「怎麼會呢,只有我們家靈兒才能享受到老闆親自按摩的特殊待遇的。來,再給你揉一下膝蓋。」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可能真的是小叔按摩得太舒服了,靈兒發出滿足的呻吟,她自己沒發現,這種聲音對男人是非常誘惑的。

我悄悄的出去來到按摩室門前,從對開的門縫中向裡看去,只見靈兒仰躺在一張按摩床上,她的短褲由於太緊身了,雙腿間陰唇的形狀和中間一條小溝非常清晰,小叔雙手按著膝蓋,眼睛不時緊盯著她的胯下。我發現小叔短褲中那胯下的一團越來越大了,『一會兒真的可能發生點事了。』我心裡暗暗的想著。

「來,翻個身,我再幫你按一下腰。」小叔彷佛不經意的拍了一下靈兒的腹部,對她說。

靈兒順從的翻過身趴在按摩床上,「把衣服向上掀一下,我用精油給你按,別把衣服弄髒了。」小叔手裡拿著一瓶油狀的東西。

「精油?我還沒用過呢,我們那裡好像沒有啊!」靈兒回頭看著小叔手裡的瓶子說。我們那裡其實是有精油按摩的,只是靈兒不知道而已。

「你們那裡沒有,今天你叔叔我就大出血,給你好好來一個全身精神按摩,精油可能很貴的呀!」小叔不懷好意興奮的說。

在靈兒的配合下,小叔把靈兒的上衣推到乳房下,露出她半個光滑的後背,又把她的短褲向下褪了點,已經能看到部份臀溝了,然後他在靈兒的背上倒上精油,按摩起來。

從我的角度來看,小叔按摩的手法確實很專業,可能是在小嬸身上或者勾引其他女孩子時練出來的吧!靈兒靜靜的享受著,鼻子裡不時發出滿足的呻吟。

「舒服吧?靈兒,把上衣脫了吧!」

「脫上衣?」靈兒彷佛才從享受中清醒過來:「還要脫衣服,不行,我不做了。」她說著就要起來。

「別怕,聽我說,靈兒,你的思想太守舊了,到我們這來的女客戶很多都找男按摩師的,因為男按摩師手勁大,很多穴道能按摩到位。」小叔就像一隻大灰狼在引誘小姑娘。

「真的嗎?這不太好吧!」靈兒遲疑著說,看來她是心動了。

「沒什麼不好的,你小時候我抱你還光屁股呢,現在怕什麼?別太保守了,很多穴位只有脫光了才能按摩到位的,再說精油不全身塗抹到位,就會造成皮膚的色澤和彈性的不均勻,會很難看的。」

騙人的吧?我怎麼沒聽過這個說法,看來今天靈兒一定難逃他的虎口了,我心裡愈發興奮。

「真的嗎?那~~好吧,不會有人來吧?」靈兒終於答應了,眼睛向四處看著,害怕再有人來的樣子。

「放心吧,不會有人來的。」小叔似乎有點急不可待了。

靈兒轉過身,背對著小叔把上衣脫了下來,然後雙抱在胸前趴在按摩床上。小叔讓靈兒的雙手放在頭上,她豐滿的乳房壓在下面,從身體兩側擠出。他在靈兒的背上又倒了兩行精油,用雙手塗抹均勻後就開始按摩起來,在一些穴道上還加重了力度,看起來真的很專業。

慢慢地我發現小叔的手按摩靈兒的兩側時,手指每一次劃過她的乳房,她的身體都隨之顫抖一下,靈兒的身體太敏感了,她的呼吸也急促起來。

「來,靈兒,把短褲也脫了吧!」小叔溫柔的說。

靈兒猶豫了一下,還是抬起臀部,讓小叔把她的運動短褲連同裡面的膚色透明蕾絲內褲一起脫了下來。靈兒「啊」了一聲,似乎是沒有想到小叔會連裡面的內褲一起脫下,伸手想扯上來,但讓小叔擋了一下,她就也沒再掙扎。

這裡的按摩床上,趴著一個全身赤裸、嬌小、性感的美女,旁邊站著一個隻穿了一件運動短褲且胯下高高隆起的強壯男人,這個場景可能任何男人見了都會非常性奮。

小叔估計也沒想到靈兒會這麼性感吧,他顫抖著在她的臀部和腿上塗抹著精油,按摩起來,按摩到臀部時,雙手不時把兩片屁股扒開,露出粉紅的菊花和閃著淫水的光澤陰唇,小叔不時將臉挨近仔細觀察著。

「翻個身,該按前面了。」

靈兒一隻手放在胸前擋住她的乳頭,一隻捂著陰部翻過身來,小叔把靈兒下面這只手抓住放在她的頭上,在她的腹部倒上精油按揉起來,隨著按揉的範圍加大,逐漸推開她的手,按在她的乳房上。

「啊!不要……」靈兒想推開小叔的手,可卻放在了小叔的手上,隨著他的手按揉著自己的乳房。靈兒的乳頭早已經堅挺起來,她不好意思的側著頭,閉著眼睛,臉色粉紅,忍不住呻吟著,她是真的發情了。

小叔用力地在靈兒的乳房上按揉著,不時撚著她的乳頭,乘她沒注意,忽然吸了一下乳頭,「噢~~」靈兒只是發出一聲呻吟,沒有任何掙扎。

看到這,小叔一邊繼續吸吮著她的乳頭,一隻手向下伸去,撫過靈兒陰毛,按在了她的陰部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靈兒雖然口中說著不要,卻主動地分開雙腿,方便他的撫摸。

從我這裡正好能看到小叔的大拇指按在靈兒的陰蒂上,中指和無名指沒入了她的陰道。屋中響著靈兒的呻吟聲和手指進出陰道的「噗哧、噗哧」聲,靈兒也不時的扭動著她的胯部,呻吟聲更大了。

「靈兒,小叔按得你舒服嗎?」小叔一邊挑逗著她一邊問道。

「啊……舒服,太舒服了,我要上天了!啊~~」隨著她的一聲叫喊,雙手用力抓住小叔按揉乳房的手,全身顫抖起來,一股陰精噴了出來,打濕了小叔的手,靈兒高潮了。

小叔舔了一下自己滿是靈兒陰精的手指,走到她的下麵,抬起她的腿向兩邊分開,低下頭,伸出舌頭在靈兒的陰部舔動,挑逗幾下脹紅的陰蒂,把舌頭探她的陰道。靈兒無意識的扭動著細腰,呻吟聲更大了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好癢……我要……快,要我……」終於靈兒忍受不了小叔的挑逗,浪叫起來。我從來沒有這樣刺激過她,她現在應該完全淹沒在欲望之中了。

小叔直起身,脫下自己的短褲,早已經粗硬的雞巴瞬間彈了出來。『要開始了嗎?』我在自己的陰莖上套弄著。

小叔用手握著雞巴,在靈兒的陰蒂上撥弄了幾下,然後對準流淌著淫液著陰道一下子插了進去,「啊~~」靈兒發出不知道是滿足還是痛苦的呻吟。

小叔把靈兒的雙腿扛在肩上,雙手抓著她的乳房,雞巴在她的陰道裡快速的抽插著,屋中頓時響起了「啪啪啪」的肉體撞擊聲、靈兒的呻吟聲和按摩床發出的「吱嘎、吱嘎」的聲音。

「沒想你這麼浪,這麼好肏,幾年前怎麼沒注意你呢,那時能肏到你就更好了。」小叔一邊肏著,一邊說。

他現在能幹到靈兒還沒滿足,可是為什麼幹到她的人都這麼想呢?看來靈兒生完孩子後真的是越來越性感、越來越淫蕩了,我以後的綠帽子有得戴了,不過我喜歡這種刺激的感覺。

就這樣十幾分鐘後,小叔分開靈兒的大腿,趴在她身上,對著她正在張口呻吟的小嘴吻了上去,舌頭伸進她的口中,讓靈兒也變相的吃到了自己的淫液。

靈兒的雙手也抱住小叔的後背,由於嘴被小叔吻著,隨著小叔的抽插,鼻中發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呻吟。小叔那健美強壯的身體整個覆蓋著靈兒嬌小玲瓏的軀體,完全是一幅美女與野獸圖。

兩個人在親吻著,小叔的臀部在快速猛烈的上下起伏,粗大的雞巴在靈兒的陰道裡進出著,她的陰肉也隨之翻進翻出,帶出一股股淫水。

「我的靈兒侄女,抱著你嬌小肉肉的身體,肏起來真舒服。小叔肏得你舒服嗎?」

「啊啊啊~~」靈兒似乎不好意思看小叔,臉紅紅的,始終閉著眼睛呻吟。

「肏都肏了,還不好意思。肏死你個小騷貨!肏死你個小騷屄!」小叔支起上身,臀部一次次高高抬起又重重落下,「啪啪啪」的肉體撞擊聲更加響亮。

一會兒後,靈兒就被幹得進入了迷亂狀態,「啊……小叔幹得我好舒服……啊……用力,用力幹我,啊……用力肏我……」靈兒已經意亂情迷了,一邊浪叫著,一邊扭動著腰部。

小叔又摟住靈兒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可能由於靈兒膝蓋的傷痛,他一直沒有採用其他的姿式。

「啊……快,快,啊……用力,啊……幹死我吧!啊~~」靈兒又達到了高潮。小叔也在一聲悶哼後,把雞巴深深的插進靈兒的陰道發射了。

他在靈兒身上趴了一會後就下地了,當他的雞巴從靈兒的陰道拔出來時,乳白色的精液流了出來。靈兒在按摩床上叉著兩腿,靜靜的躺著,閉著雙眼,胸部隨著她急促的呼吸劇烈的起伏著,她還沒有從高潮中恢復過來。

小叔找出手紙把自己的雞巴擦乾淨後,又幫靈兒擦拭了陰部,就在她的乳房上按揉起來,不時的吸吮一下她的乳頭。

「啊!怎麼會這樣?」靈兒似乎才清醒過來,突然撥開按揉著自己乳房的雙手,一把抓過衣服蓋在自己身上,曲起腿坐了起來,將頭埋進雙膝哭了起來。

看到靈兒這樣,我真的有一種心疼的感覺,不禁心裡問自己,這樣做真的值得嗎?為了自己的淫妻與偷窺的欲望,放任自己的嬌妻被別人玩弄。可自己真的從中獲得了極大的快感和刺激,靈兒現在之所以會哭,可能只是從良心有點過不去吧,每一次和別人性交不都是非常投入的盡情享受嗎?只要她對我不變心,讓她不時地享受一下肉體的快感,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,何況,還能滿足我變態的心理呢!以後就讓我的帽子更綠吧!

「靈兒別哭,是小叔不對,但我實在忍不住了,誰讓你這麼有誘惑力呢!剛才你不是很舒服嗎?」小叔撫摸著靈兒光滑的後背說。

「可你是我親叔叔啊,怎麼能這樣,我們以後怎麼見面啊?再說我對不起俊豪。」

『你對不起我已經好多次了。』我心裡暗暗暗的想著。

「過了今天,我們還要和以前一樣,好嗎?靈兒,別想太多了,就當是我們倆的一個秘密,給我留下一個美好的記憶吧!只要你以後好好愛俊豪,和他生活下去就不會讓他感覺出來什麼的,我看得出來他非常愛你。」

經過小叔的勸說,靈兒也停止了哭泣,將下巴放在雙膝上深思著。小叔撫摸靈兒後背的手從她的腋下穿過按上了她的乳房,「不行,我們不能這樣了。」靈兒撥開了小叔的手,穿上衣服。

我看靈兒要出來了,迅速地跑上樓,進入房間躺在床上。

只是一會工夫,靈兒就開門進來了,看到床上的我,她似乎松了一口氣,脫下衣服進入浴室沖洗起來。洗完後,就上床從我的後面摟著我,臉貼著我的後背躺下來,我從她的呼吸中感覺她很不平靜。

過了好一會,小嬸回來了,叫我們起來吃早餐。早餐時,我感覺有點不太自然,可是看小叔卻神情自若,連靈兒都表現得像沒發生什麼事一樣,她越來越進入狀態了。

早餐後,我們一起去了岳父家,為岳父舉行壽辰慶典,渡過了歡快的一天。晚上,我們還要住在小叔家,是不是還會發生一些什麼事情呢?我心裡期待著。


台灣本土正妹純兼職外送茶賴vvoo2588或Vip:99850(主動密我喔)選妹網址:www.kin6767.com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服務地區:台北.台中.新竹.彰化.員林.草屯南投.高雄 台南
(現金交易/不匯款/不買點數 我們都是見本人滿意現金消費不滿意包換)           
★營業時間:早上10:00—凌晨04:00(凌晨01—04點的提前預約唷~)  
☆聯絡方式:賴vvoo2588或Vip:99850(加入密我喔)Skype:gg69999/Telegram:g9985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加入成員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閉

站長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  

GMT+8, 2019-7-18 23:37 , Processed in 0.063839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