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5766|回復: 0

尤物人妻:我的嬌妻洛靈(5)

[複製鏈接]

501

主題

504

帖子

1874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1874

優秀版主

發表於 2018-9-5 20:43:14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(6)- 旅遊紀事

每年元旦左右是靈兒最忙的時候,各公司的會計業務都集中在一起,她每天都要忙到深夜,讓我心疼不已,到一月十日,工作終於全部全成,由於靈兒認真負責的態度和準確的資料,得到了各公司和會計師事務所領導的好評,當然,也獲利不少。

年末我的業務也比較繁忙,靈兒忙完之後,我也正好閑了下來,於是決定先到老家看孩子,然後去老家附近的旅遊城市C市玩幾天。

十二日一早,我們就驅車向老家出發,下午就到達了,當看到我的大胖兒子,靈兒是高興的不得了,與孩子幾乎寸步不離的過了兩天,第三天上午,在靈兒與孩子戀戀不捨中,我們告別了父母,向C市進發。

到C市時已經是下午,我們吃了飯,正好附近有一家賓館,就準備住下來,我把車停到停車場,剛下車,一陣風把靈兒的遮陽帽吹了起來,我趕忙撒腿就追,帽子旋轉著向遠方飄去,正好飄到一個高高大大的年輕人頭上,被他伸手抓住還給了我們,他也和我們一起進了賓館,在我登記時,和他聊了幾句,原來他也在這個賓館住,我們還在一個樓層,而且是對門,他住305,我住306。

在房間裡歇了兩個多小時,晚飯時我們把那個年輕人一起叫上,我們飯桌上互相介紹了自己,他叫劉天祥,大家都叫他祥子,是在一家醫藥公司做藥品推銷員工作,由於這裡一家大型醫院主管藥品的院長去外地開會,所以他還要在這裡等幾天,他今年剛剛二十三歲,是個很英俊的小夥子,他叫我俊哥,叫靈兒靈姐。

祥子很健談,由於常年在外推銷藥品,他的經歷也很豐富,我們吃完飯逛夜市的一路上都聊的津津有味,而且我發現他非常善於找到我們感興趣的共同的話題,他也很善於調動氣氛,經常把我和靈兒逗得哈哈大笑,幾個小時的逛夜市讓我這個從不願意逛街的人也沒有感到枯燥乏味,我們已經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樣非常熟悉了,靈兒也和祥子很談的來,不時逗逗他,搞得他有時會不好意思的看著我。

第二天我們準備去C市北面的雲龍山遊玩,祥子沒什麼事情,就和我們一起去,他說自己是一個驢友,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到當地的名山大川遊覽,所以鍛煉的體力非常好,我們驅車來到山下,由於這裡新開發不久,觀光索道正在建設當中,我看著雲霧繚繞的山頂,估計沒有兩三個小時是上不去的,真想放棄徙步登山的想法,可靈兒卻非常興奮,說這樣才能欣賞到大自然的美,於是,祥子背著大大的裝著食品的旅行包,誰讓他年輕體力好呢。

一路上靈兒興奮的走在前面,不時的采一朵野花,我和祥子在後面跟著說著話,我發現他即使背著大背包,走的也比我輕鬆,可剛走到近一半的路程,悲劇發生了,靈兒在采野花的時候把腿崴了,我看到靈兒有腫起來的腿腕,提議下山到醫院看一下,別傷到骨頭,靈兒卻堅持說沒事,一定要上山,要不然她的腿就白崴了,祥子也看了一下,說沒傷到骨頭,給靈兒噴了隨身帶著的消腫噴劑,說一會就不疼了。

於是,我只好背著靈兒爬山了,靈兒身高才一米五七,雖然身材前凸後翹,可體重還不到九十斤,我心想把她背到山上應該沒問題,沒想到只是二十多分鐘,我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,看著前方大大的指示牌,還有近三分之一的路程,我把靈兒放在一張長椅上,我蹲在一旁邊急喘,嘴裡嚷嚷著靈兒減肥了,靈兒氣得狠狠的掐我的腰肉,看著我們打鬧的樣子,祥子也打趣的說:「大自然真美啊。」

靈兒氣得想站起來,「好哇,連你也挖苦我是吧?那就罰你背我上山!」

靈兒的故作惡狠狠的語氣,對祥子說,祥子的臉一下子紅了,結結巴巴的看著我說「這……這……我怎麼能背靈姐上山呢,不太好吧?」

「沒什麼的,你不是體力好嗎,就幫幫你哥吧,當弟弟的背姐姐又怕什麼,是吧?」

我還蹲在地方喘息著。

我看到祥子還有點不好意思,就把他的背包搶過來,「好啦,祥子,你把包給我,背上你靈姐快點走吧,再這樣下去,我們就要在山裡過夜了」,看著祥子那局促的樣子,我心理邪惡的淫妻念頭又閃了出來,想逗逗祥子,想看他對有著魔鬼身材的靈姐是不是有什麼想法,靈兒終於趴到祥子的背上,可剛走不遠就又喊了起來:「你快托住我啊,這樣吊著很累的。」,靈兒的聲音中有著一絲撒嬌的味道,「啊?好」

祥子慌慌張張的托住了靈兒挺翹的美臀,可以看到,他的手微微顫抖著,不得不說,祥子的體力就是好,沒一會就把我甩出很遠,當我喘著粗氣爬到山頂的時候,靈兒挽著祥子的手臂向我打著招呼。

在山頂和下山的過程中,靈兒和祥子關係親密了許多,我們一路上打打鬧鬧的好不熱鬧,每遇到一個觀景點都照個不停,當然其中多數我和靈兒的合影,祥子也用隨身帶的相機照了一些風景,我和他也合影了幾張,臨近到山下的時候,我提議祥子和靈兒合照一張,「好啊,好啊。」

靈兒高興的跑過去挽住祥子的手臂,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,搞得祥子非常不自然,我逗祥子:「這張照片可別讓你女朋友看到啊。」,祥子靦腆的說:「我還沒有女朋友呢。」,就這樣走走鬧鬧,我們度過了愉快的一天。

晚上回到賓館,祥子把消腫的噴劑送了過來,洗完澡以後,我給她按摩她那只崴著的腳。

靈兒舒服的享受著:「幸虧祥子和我們一起去了,還體力這麼好,不然我們今天真的在山上下不來了。」

我撓了一下靈兒的腳心,笑道:「騷老婆,還讓祥子托你的屁股,你今天是不是發春了。」

靈兒咯咯嬌笑著翻過身來:「人家才沒有,就是把他當做親弟弟,不行啊。」

我看著靈兒的媚態,迅速扒光靈兒的衣服,抱住她嬌小肉感的身體,雞巴插入她早已淫水氾濫的陰道。

「騷老婆,還說沒發春,剛一說到他就這麼多水了。」

我喘著粗氣快速抽插著。

「啊,沒有,人家真沒有,老公,快,用力幹靈兒,啊。」

靈兒與我親吻著,呻吟著。

一會兒,我見靈兒進入了迷亂的狀態,就引誘著她:「你是不是看他長的帥就故意想讓他背你、摸你的。」

「啊,啊,是,我就是看他是個大帥哥,體貼溫柔又風趣,故意讓他背我、摸我,他的手好大、好熱,摸得我屁股好舒服,啊,老公,用力幹我。」

靈兒配合著我說,她的陰道也開始一下下的收縮起來,應該是快到高潮了,我的雞巴更加堅硬。

「靈兒的騷屄讓老公肏的舒不舒服?」

我繼續加強的攻勢。

靈兒的呻吟停頓了一下,應該是不太適應我這麼說她,但很快在我的抽插下,她放棄了矜持,也可能是她多次的外遇,已經習慣了這種叫法。

「啊、啊,老公肏的靈兒好舒服,老公,用力,肏靈兒的小騷屄。」

這句話說完,她就達到了高潮,我也射出了我的精華。

完事後,我摟著赤裸的靈兒躺在床上:「你剛才說的是真的嗎?你故意讓他背你摸你?」

「假的了,就是想配合你說,氣氣你,你剛才好壞,那樣說人家。不過真的好刺激啊。」

「那我們以後就常這樣。」

「你真的學的越來越壞了。」

「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,哎呀,別掐,你想謀殺親夫啊。」

我還沒說完腰間就傳來一陣劇痛。

「什麼女人不愛,你還想讓哪個女人愛你,說!」

靈兒惡狠狠的說。

「老婆,我錯了,我這輩子就愛你一個,你是我今生的唯一。」

我趕忙發誓。

第二天,靈兒的腿還有一些浮腫,聽說泡溫泉能止痛消腫,於是我們決定去玉龍溫泉,玉龍溫泉是C市南城外一個集酒店、餐飲、洗浴、娛樂於一體占地幾畝的建築群,主體是一個玻璃鋼籠罩的溫泉池群,大大小小的各種藥療溫泉池十餘個,還有游泳池和衝浪池,裡面熱帶植物鬱鬱蔥蔥把各個池子分隔開來。

靈兒的泳衣是比較保守的那種,雖然後背腰間以上是赤裸的,但前面全遮住了,可穿在她的身上非常性感,她剛一出來,祥子都看直眼了,直到靈兒走到他身邊,拍了他一下,他才反應過來。

我們逐個的在一個個藥泉中泡著,最後,我在一個據介紹能補腎的藥泉中呆了下來,祥子和靈兒繼續到下一個溫泉去了。

我躺在溫泉中的躺椅上,漸漸地困意襲來,不知道過了多久,也許只是一會兒吧,他們兩個也不知道去了哪裡,開始尋找,由於現在不是旅遊旺季,所以這裡的人不算太多,大多都是一對對來的,在幾個隱蔽的角落,我就看到了正在互相親吻撫摸的情侶,但為了找到靈兒和祥子,我就打消了偷窺的欲望,繼續尋找著。

忽然前面傳來靈兒嬌美的歡笑聲,透過樹牆看過去,只見靈兒和祥子互相潑著水,嬉戲著,靈兒的泳衣被水浸濕,完全貼在身上,豐滿的乳房上下顫抖著。

每潑不過祥子時,靈兒就沖過去,把祥子推倒在水中,祥子進行著象徵性的反抗,兩個人的手和身體不時的進行著親密的接觸。

我看到美麗性感的靈兒和健壯的祥子像戀人地樣在水中嬉戲,心裡感到酸澀的同時,又好像燃起了一把邪火,希望他們能進一步發生點什麼。

這時,靈兒一個沒注意,一下子趴在水中,祥子立即上去把她抱了起來,我看到他的手按在了靈兒的乳房上,靈兒站起來後,他的手就拿開了,靈兒的臉紅紅的,卻沒說什麼,還主動拉起他的手:「我們去玩那邊的水滑梯。」

在池邊,祥子捧著靈兒的臀部,把她推到岸上,然後自己爬了上來,靈兒非常自然的挽住他的手臂,祥子的手放在了靈兒赤裸的後腰上,靈兒沒有任何異樣,這一會兒他們就發展到這種程度了嗎?我心裡即酸澀又期待,但我看到這裡到處都是監控,有點親密的舉動可以,再深一步不可能。

我走到入口旁邊的吸煙室,吸了一顆煙,等再回到水滑梯那裡,發現他們已經不在了。

我又開始四處尋找,終於在一條僻靜的小路上看到了他們倆,他們竟然像其他情侶一樣,祥子摟著靈兒的肩,而靈兒摟著他的腰。

我喊著他們走了過去,他們看到我,迅速的分開,祥子非常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好,靈兒飛快的跑過來,抱住我的手臂說:「老公,你剛才去哪兒了,我和祥子去你開始呆的那個溫泉沒找到你。」

「我去了門口的吸煙室吸了一顆煙。」

我笑著說。

祥子看我見到剛才的情況沒有說什麼,就放開了許多,過來和我說:「俊哥,前面還有很多好的玩的你都沒看到,我們一起去吧。」

「好啊。」

我痛快的答應了。

我們三個人又把他們倆已經玩過的各項設施又重玩的了一遍,當然,他們在我面前也沒有了太多親密的舉動。

晚上,祥子做東,安排我和靈兒吃了一頓飯,回去賓館時才八點多。

洗漱完,靈兒打開電視開始看無聊的韓劇,我也用筆記本電腦和同事聯繫,看有沒有工作上的事情。

這時,祥子敲門進來,說想借我們的筆記本電腦用一下,在網上聯繫一下業務,他的電腦電源燒了,還沒有去修,由於靈兒的電腦暫時不用,就借給了祥子。

靈兒一再叮囑裡面有他的會計資料,不要弄沒了,祥子保證的說就是聯繫一下業務,別的一定不碰。

祥子剛回去不一會兒,靈兒就突然想起什麼,著急的對我說:「哎呀,我的本子裡有好多照片呢,讓他看到多不好啊,你去看看,他用完了沒有,用完就拿回來。」

那些照片都是我和靈兒的生活照,有相當一部分還是非常暴露的。

「沒事的,老婆,他就是聯繫業務,不會動你別的東西的,再說,我不是都給你設隱藏了嗎,他發現不了,我現在去要,是不是顯得太小氣了,好像是舍不得借給他似的。」

我安慰著她。

靈兒這才放下心來,專心的看她的韓劇去了。

第三天的行程是去參觀附近的一個地下溶洞,到外面才發現霧特別大,我倒車時與一台同樣也在倒車的車尾頂在一起,靈兒心疼的圍著車看著,幸好兩台車都有保險,報案後就等交警和保險人員來處理了。

看來我今天是哪也去不了啦,就讓靈兒和祥子坐觀光車去,開始靈兒堅持要陪我,可這裡實在也用不了這麼多人,在我勸說下,靈兒和祥子背著東西出發了。

等交警和保險人員處理完已經是一個多小時之後了,又把車開到了修理廠,修理廠的師傅說等待修理的車太多,最快也要後天來取,還給我開了一張後天取車的單子,可我實在等不起啊,向修車師傅說明家在外地的情況,並又是遞煙又是買飲料,最後,修車師傅終於答應爭取在今天晚上之前修好。

我不放心,只能在車裡等著,中午十一點多,靈兒來電話,說觀光車因為今天霧大人少也停了,他們也沒去,逛了一上午衣帽商場,問我中午是不是和他們一起吃,由於這個汽車修理廠在城邊,所以中午我就不回去了,我還告訴她,車要到晚上才能修完。

中午,乘修車師傅休息時,我請他們在附近的飯店吃了一頓,飯桌上他們當場答應我回去後,上一台車修完馬上修我的。

一點左右時靈兒又來了一個電話,問我吃飯沒有,什麼時候回去,我不知道什麼心理,告訴靈兒說師傅要晚上加班修理,我大概五六點鐘才能回去,說完我對自己能這麼說都感到奇怪。

其實,我的車沒有太大毛病,下午一個多小時就修好了,當我開車返回賓館才兩點多。

我進到房間,靈兒還沒有回來,不知道什麼心理,我打開房門,仔細聽了一下對面房間的聲音,沒有什麼太大動靜,只是偶爾有說話的聲音,看來他們回來了,而且靈兒真的在那裡。

我聽一會兒,實在聽不到什麼,忽然想起在靈兒的電腦裝過一個監控軟體,當時只是想偷偷看看我不在家時靈兒都幹些什麼。

我剛連上靈兒的電腦,打開視頻,嚇了一跳,只見兩個人頭四隻眼睛正緊緊盯著我,但馬上反應過來,他們應該是在看電腦螢幕,但我總感覺什麼地方不對,仔細看才發現,雖然視頻裡他們兩個只露出頭部和肩頭,肩頭怎麼都是光著的?「還是這張好看,靈姐這個姿勢太撩人了,真漂亮、真性感。」

祥子指著螢幕說。

「這張不能看,快關了,我不是不讓你看別的嗎?」

靈兒嬌嗔的說。

我趕忙切換到靈兒電腦的螢幕,原來他們正在看裡面的照片,這張是我給靈兒拍的,靈兒全裸跪趴在床上,一雙乳房由於下垂而顯得特別大,正對鏡頭的兩片豐臀中間粉紅色的陰唇正閃著水光,她的臉也扭過來正看著鏡頭,那誘惑的眼神,讓人迷失在其中。

「怕什麼,剛才我可是從裡到外都看清你了。」

祥子說著親了靈兒一口。

「你討厭了,還不是人家正洗澡時你沖進來硬要的。」

靈兒白了祥子一眼。

果然,他們剛才已經做了,我心裡既酸澀又興奮。

「是,是我硬來的,可你也挺配合的呀,脫光了在裡面洗,毛玻璃朦朦朧朧的,你是不是特意誘惑我的?」

說著,只見祥子從靈兒身上扯下浴巾扔在床上,然後頭埋在她的胸前,我看不到他的動作,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吮吸著靈兒乳房。

「啊,人家才沒誘惑你呢,身上淋濕了,房卡又在你俊哥那裡,只能到你這裡沖一下了,你那麼壯,進來抱著我,人家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啊,哎呀,不要咬啊,這麼大人了還吃奶。」

靈兒挺著胸脯,任祥子在她的乳房上肆虐著。

祥子把靈兒抱到床上,這時我能看到了全貌,兩個人都全身赤裸,祥子摟著靈兒,壓在她的身上,正激情的熱吻著,靈兒熱情的回應著,兩人的舌頭追來逐去,我在電腦中都能,隱隱聽到「嘖、嘖」的吮吸聲。

祥子的右手緊緊地握著靈兒那堅挺的乳房,不停的揉搓著,靈兒的乳房在這只大手的揉搓下變換著不同的形狀。

「靈姐,我太愛你了。」

祥子說著,翻下身躺下,把靈兒抱他的身上,捧著靈兒白玉般圓潤挺翹的美臀做起69式的口交,他舔得的嘖嘖有聲,靈兒的小嘴被雞巴撐的滿滿的,鼻裡不時發出「嗯嗯」的呻吟。

祥子的雞巴實在太大了,上面青筋環繞,龜頭巨大渾圓,像頂一把小傘,長如小兒手臂,靈兒僅僅含住了那顆蘑菇狀的龜頭不停的吮吸著,粗壯的雞巴身上沾滿了靈兒亮晶晶的口水,閃著淫靡的光澤,吮吸著那紫紅色龜頭的同時,靈兒的小手也溫柔的愛撫著祥子的卵蛋。

靈兒的吮吸沒有持續多久,祥子在她胯間激烈的舔弄弄得她渾身顫抖,又是一陣陣激烈的舔弄,「啊……」

伴隨著靈兒子一聲高亢的浪叫聲,靈兒達到了高潮,軟綿綿的趴在了祥子的懷裡。

「靈姐,舒服嗎?」

靈兒只是無聲的呻吟著,仰躺在了床上。

「靈姐,你真美,下麵更美。」

祥子分開靈兒的雙腿,在她的陰蒂上舔了一下。

「唔」

靈兒雪白豐滿的美臀扭動了一下。

祥子握住了自己硬硬的大雞巴,那巨大的龜頭就著靈兒洞口流出的淫水,在靈兒迷人的陰唇上緩緩的蹭著,這小子並不急著插入,只是用傘狀的龜頭邊沿不停的刮擦著靈兒敏感的陰唇、陰蒂。

「快,祥弟,快,進來吧,姐姐需要你。」

靈兒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,兩隻小手慢慢的揉搓著自己白嫩的乳房,粉紅的舌頭也緩緩的舔著自己的櫻唇。

水汪汪的美眸含情脈脈的注視著祥子。

祥子兩隻大手按住靈兒的膝蓋,用力的壓向兩邊,靈兒的蜜穴赤裸裸的暴露在一根殺氣騰騰的粗長壯碩的雞巴下,巨大的龜頭微微的撐開了靈兒那粉紅色的陰唇。

「靈姐,我要進來了,剛才太激動了。沒有好好愛你,這次一定讓你滿足。」

他把胯下那條大雞巴緩慢而又堅定的插入靈兒的陰道。

「啊,慢點……好漲,好滿。啊……好深,太深入了。」

靈兒的小嘴張成了O型,可能由於剛才已經插入過一次,所以這次非常順利,只見這小子那條粗長的雞巴幾乎全根而入了,只留了短短的一截在外面,靈兒粉紅的陰唇被撐的大大的,兩人的性器嚴絲合縫,不留一絲縫隙,這麼長,這麼粗的傢伙,靈兒也能容納的下來?我也震驚了,靈兒身體的適應能力太強了。

祥子這樣插著沒有抽動,似乎在回味著剛才插入靈兒陰道的美妙滋味,親了靈兒一下,問道:「靈姐,舒服嗎?」

「舒服,靈姐好舒服,祥弟,快,快動,用力幹我。」

靈兒的美眸柔情似水的看著祥子。

只見祥子把靈兒的雙膝微微下壓,靈兒雪白的美臀也因此微微抬起,他緩慢的抽出粗壯的大雞巴,只留一個巨大的龜頭卡在陰道裡,然後沒有再憐香惜玉,結實的屁股狠狠的落下,雞巴就像打樁機下的石柱,快速的狠狠的盡根插入。

「啊啊啊,太深了,太漲了……不行了。插穿了,你太狠了,要幹死姐了,啊啊啊啊」

隨著祥子次次狠狠的插入,靈兒發出了一聲聲高亢的尖叫聲,雪白豐腴的美臀不住的扭動,兩隻修長的美腿也激烈的在空中胡亂的搖擺著,似乎想擺脫那只深深插入自己陰道的那只硬柱。

「啊啊啊,你太狠心了,啊,小壞蛋,你想幹死你姐啊。」

靈兒呻吟的說道。

「靈姐這麼迷人,我太愛你了,一插進去就控制不住自己。」

祥子的雞巴開始緩緩的抽動著,深情的看著靈兒,靈兒的美眸水汪汪的看著他,主動的送上了香吻。

祥子健壯的身軀赤條條的壓在靈兒雪白誘人的嬌小軀體上,和靈兒激烈的深吻著,下體的雞巴快速而又有力的抽插著,他的右手按在靈兒挺翹的左乳上,有力的揉搓著,看著他抱著靈兒熱吻,挺著胯下粗長的雞巴奮力的抽插著我美麗的妻子,心中幻想過的場景真實的發生在眼前,心中湧起了一股難言的快感,是我心理有問題嗎?可能吧,可這種欲望就像中毒的癮君子一樣,讓我欲罷不能。

我的電腦中滿是肉體的撞擊聲和靈兒微微的喘息、呻吟。

就這樣快速抽插了大概十多分鐘,祥子從靈兒下來,側臥到了靈兒的背後並把她也擺成了斜躺的姿勢,靈兒的一條雪白的美腿被一隻健壯的胳膊高高的抬起,這個姿勢使得靈兒的兩腿大大的分開,我從電腦的視頻中都可以十分清楚的看見靈兒的陰阜,在一小簇烏黑發亮的陰毛的掩映下,粉紅的陰唇微微的張開,整個密處給肏幹的汁水四濺。

祥子調整好姿勢後,把他的大雞巴從後面蹭了蹭靈兒柔嫩的陰唇,然後猛的全根插入。

「啊,好深,好漲……好弟弟,用力……唔……」

靈兒呻吟著「靈兒,舒服嗎?」

「唔,啊,舒……服……弟弟你太會幹了,啊。」

「嘿嘿」

祥子得意的笑著,開始激烈的動作了起來,屁股有力的撞擊著靈兒的美臀,從側位奮力的抽插靈兒迷人的美穴,這個姿勢使得我在電腦中對他們的交合部位一覽無餘,只見一條碩大的雞巴飛速的出入著靈兒那迷人的蜜穴,毫不留情的翻起大片粉紅的蚌肉和水沫,伴隨著靈兒越來越高亢的呻吟聲。

靈兒纖細小腿隨著抽插有節奏感的搖晃著,「啪啪啪」

肉體撞擊聲、「啊啊啊」

靈兒的呻吟聲奏響了一支淫靡的交響曲。

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大概有二十多分鐘吧,我早已射了出來,祥子還埋頭奮力的耕耘著,他的體力真是太好了。

「啊,太……太深了,太猛……了,我受不了,你快幹死我了……啊」

隨著靈兒一聲高亢的嬌啼,接著就渾身輕顫著,雪白的身子漫起了一片桃紅色,靈兒又一次到了高潮。

「你還沒出來啊,這次怎麼這麼久啊,我要被你折騰死了……你這個狠心的傢伙,人家身體好累,不來了。」

回過氣來,靈兒的聲音又嬌又媚,像個小女生樣撒嬌。

「姐,不能這樣啊,你看我還沒到啊,我這樣子今晚怎麼睡的著啊,姐,求你了,靈姐太迷人了,就讓我盡興一次吧。」

祥子一副可憐兮兮的摸樣。

「好吧,誰讓姐姐愛你呢。」

靈兒風情萬種的白了他一眼。

祥子聞言大喜,一下子翻過身來,抬起靈兒的雙腿扛到了肩上,深深地壓了下去,健壯的雙腿直直的抵住了床沿,兩手夾住靈兒的美腿撐在床上,靈兒雪白的美臀被高高的撅起,粉嫩的蜜穴微微顫動著,似乎渴望著那根粗大的雞巴的插入,我知道,這個姿勢可以使得男人插的更加的深入,體會到女人花蕊深處的美妙滋味。

「啊,不要,唔,好羞人」

由於雪臀高高的抬起,靈兒可以清楚看見自己的羞恥之處以及那根殺氣騰騰的粗壯雞巴。

「靈姐,我來了。」

靈兒瞪大了美眸,看著祥子粗壯的雞巴一點點的陷入到自己的陰道裡。

祥子的每次的插入都很用力,很有節奏感,九淺一深,深深的插入以後,雞巴不停的研、磨,又緩緩的抽出……這種九淺一深的抽插使得靈兒陷入了迷亂的狀態,時間悄悄的溜走,靈兒已經高潮了幾次了,一頭秀髮也汗涔涔的,兩人身下的床單都濕了一大片。

我看了看表,都一小時了,我的雞巴又一次射出之後,實在是射無可射了,軟綿綿的搭在胯下。

「媽的,這小子真他媽強。我暗暗的道。「啊啊啊」

突然,電腦中靈兒的呻吟開始高昂起來,我定眼看去,只見祥子的屁股似打樁機一般的起起落落,粗長碩大的雞巴全根而出,又全根插入,抽插前所未有的用力和激烈,靈兒的呻吟也變成了哭喊。

「啊啊,不行了,太長了,插進子宮了,啊,到底了,啊,要插穿了……你要幹死姐了。」

靈兒掙扎了起來,高高撅起的美臀不住的扭動迎合,又似乎想要逃離那根令她欲仙欲死的雞巴,臻首不停的晃動著,帶起一串串的汗珠,叫床聲似乎都帶著一絲顫音。

我知道祥子也終於到了發射的邊緣,只見他牢牢的壓住了靈兒,渾身也是汗涔涔的,屁股大起大落,雞巴像一根兒臂粗的標槍惡狠狠的紮進紮出靈兒水淋淋的陰道,我知道這種激烈的抽插持續不了多久。

「啊,啊啊……」

祥子最後一次重重的插入了,只見他穩穩的壓住了靈兒,屁股死死的抵住了靈兒的美臀,好似把睪丸也要插進去,兩隻雞蛋般的卵蛋隨著這小子的發射仿佛也仿佛在急劇的收縮。

隨著這下子最後一次的重擊,靈兒也「啊」的大喊了一聲,劇烈的顫抖著,靈兒喃喃的無意識的呻吟著,像失去了渾身的力氣,祥子有力的射精大概持續了半分鐘,「啵」的一聲,祥子抽出雞巴時發出了像開啟啤酒瓶蓋的聲音,我在電腦中都可以清晰聽見,靈兒的雙腿大大的張開著,一大股濃濃的白色精液流了出來,兩人都無力的躺在床上,劇烈的喘息著。

還好,靈兒已經放了避孕環,不然一次次的被內射,早就不知道懷上誰的雜種了。

我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,也就睡了一個小時左右,我醒了過來,看向電腦的一剎那,我的大腦瞬間充血了,下體又支起了帳篷。

只見電腦視頻頭前的床上,一具羊脂雪白、浮凸玲瓏的性感美女正跨坐在一個健壯的男人身上,女人的白嫩的雪臂向後撐在了男人微微屈起的膝蓋上,堅挺的胸部高高的挺起,雪白豐腴的美臀有節奏感的上下起伏著,一頭長髮也隨著臀部的起伏在空中快樂的飛舞著,從側面看過去,女體呈現一個完美的S形狀。

女人的美眸半睜半閉,嘴裡柔柔的呻吟著,男人的一雙大手毫不客氣的揉撚著女人胸前兩團堅挺柔嫩的柔軟,男人火辣辣的視線專注的看著兩人下體交接的地方,雪白的股間,在一小簇黝黑發亮的陰毛的掩映下,濕漉漉的陰戶張著粉紅色的陰唇,上下反復吞吐著那支又粗又壯的雞巴。

看著靈兒上下起伏美妙的曲線,聽著靈兒銷魂入骨的呻吟聲和臀部撞擊的啪啪聲,我不可抑制的射了出來。

晚上五點多,靈兒給我打電話,我拒接之後,迅速整理好衣服,開車停在大門口,給靈兒回了個電話,說我正在往回走,再有幾分鐘就到了。

等我又反車開回來停好,進到賓館時,看到靈兒和祥子已經在一樓大廳等我了。

第四天一早,天還下著雨,我在靈兒和祥子的深情款款的目光中,踏上了歸途。

靈兒偶爾的一次婚外情我可以接受,但是由此發生感情,從心裡愛上別人,是我不能容忍的,所以我果斷的中止了這次他們繼續的交往。
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閉

站長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  

在线客服

GMT+8, 2019-2-17 09:09 , Processed in 0.065722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