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2482|回復: 0

尤物人妻:我的嬌妻洛靈(4)

[複製鏈接]

501

主題

504

帖子

1874

積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積分
1874

優秀版主

發表於 2018-9-5 20:41:2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(5)同學聚會

從我岳父家回來之後,我和靈兒又開始了平靜的生活,只是靈兒的性欲好像越來越強了,除了月經期,幾乎每天晚上都要,週六、周日早晨還要加一次,以我年輕力壯的身體,起初還樂此不疲,後來就有點不行了,有時候硬不起來,腰也總是酸痛,去醫院檢查了一次,說是腎虧腎虛。

醫生看著我身邊的靈兒,開玩笑的說:「再年輕也要注意身體啊,性生活要節制。吃點藥,先忍上一段時間吧!」說得靈兒滿面通紅。

回家後,我就開始了節欲的生活,靈兒給我買了大量補腎的藥,並天天熬湯藥,督促我吃,每天去公司,同事們都會聞到我身上的中藥味。

就這樣苦熬了半個月,苦熬的不光是性生活,連飲食都一樣。由於要天天回家吃藥,所以外面的應酬基本上都推辭了。

這天,靈兒回來說他們要組織一個同學會,可以帶愛人一起參加,問我去不去,我當然的答應了。

他們這次同學會的召集人是靈兒同寢姐們媛媛的老公郭彬,現在已經是我們這裡一家大公司的老總,當然,這家公司是他父親旗下的一個。

其實,這種帶愛人參加的同學會,特別是召集人,無非就是一種炫耀,炫耀自己的職位、金錢等等,或是炫耀自己找到一個有錢、有地位、漂亮(英俊)的愛人。我雖然沒有太大出息,可是以我這個年齡能當上大公司的部門經理,也是讓靈兒很驕傲的,也藉這個機會,和靈兒一起就當去改善一下伙食吧!

「這次同學聚會,有沒有你的老情人啊?」我開玩笑的問她。

「人家才沒有什麼老情人呢!」靈兒佯怒的說。

確實,我側面打聽過,靈兒在大學時非常保守,從來沒有什麼緋聞,當然,那時的靈兒個子小,發育得也不太好,很不引人注意。在她大學畢業一年後我們相識了,相處近一年後,她才把第一次給了我,從此,靈兒身體在我的滋潤和她進行瑜伽的雙重努力下,變得越來越性感,原來瘦瘦的臉也圓潤起來,與以前相比可以說是判若兩人,更加漂亮、性感、有女人味了,特別是在她生完孩子後,她的童顏巨乳快達到引男人犯罪的地步了。

晚上,我躺在床上,看著正在脫衣服的靈兒,忽然想到我們這裡常說的一句話:「同學會同學,就是搞破鞋。」(這裡說搞破鞋可能很多人不理解,標準的解釋是搞不正當性行為的男女)靈兒和同學之間會不會有什麼事情呢?我一下子興奮起來。

週六晚上,靈兒的同學會正常召開,當我們來到現場時已經來了很多同學,除了個別由於沒有結婚獨自到來的之外,其他人都是成雙入對的。

我們剛進來,靈兒就被媛媛拉走了,我只聽到媛媛邊走邊問靈兒生完孩子後怎麼保養的身體。幾年前我剛認識媛媛時,她只是有點豐滿,沒想到幾年不見,她的身材真像她的名字一樣圓圓的了。

我也來到男士們中間,其中有幾位元是以前就認識的。見來的人差不多了,召集人郭彬開始講話,然後是班長講話,再以後就是大家喝著酒,聊著天,不一會兒大家都熟悉了,氣氛開始熱烈起來。

郭彬就坐在我身邊,一邊和大家喝著酒,一邊和我聊著他大學時的事,說當年他追求媛媛,靈兒就是一個護花使者,很怕媛媛吃虧,每次他和媛媛約會,靈兒都會盯得緊緊的。其實,這些事靈兒都和我講過,當時靈兒非常單純,什麼都不懂,每次都是媛媛硬拉著她去的。

「你當時一定很恨洛靈吧?有這麼一個大電燈泡,耽誤你很多事吧?」我開玩笑的說。

「可不是,當時恨透她了,不過後來一想就想開了,她也確實真心的為了媛媛好。」郭彬誠懇的說。

我們又喝了一會,大家都有了酒意,郭彬忽然摟著我的肩膀,在我耳邊說:「說實話,我現在還真羡慕老兄你,洛靈真是越來越漂亮迷人了,當年大學時,她就是一個矮矮瘦瘦青澀的小蘿莉,沒想幾年後會這麼性感漂亮,我都後悔當年沒有追求她了。你老兄有福氣啊!」

我知道他有點喝多了,就笑了一下,沒有說什麼。他說完也感覺自己說話有點過了,就尷尬的舉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,全幹了。

酒宴進行了兩個多小時,最後郭彬宣佈,在KTV包了一大包間,大家去那裡繼續喝,今晚要不醉不歸。不喜歡熱鬧的同學都直接回家了,只剩下二十多個在學校時關係不錯的同學和伴侶。

到了KTV,開始是大家在一起喝酒聊天,一會女人就都聚到了另一邊,繼續她們永遠嘮不完的嗑,我們男人在這邊喝著酒,輪流的點著歌。在唱歌的過程中,不時的有對對男女跳著舞,開始都是和自己的愛人跳,後來是邀請其他人的愛人跳,由於是夫妻都在場,所以大家都沒有在意,還不時的起著哄。

我不太喜歡跳舞,就一直坐著喝酒,我發現幾乎每場都有人與靈兒共舞,郭彬已經邀請靈兒兩三次了,他一定是對靈兒有什麼想法了吧?靈兒似乎也沒少喝酒,表現得非常興奮,不過還沒忘記不時過來關心我不要喝多了。

這時一個男士唱著一首老情歌,場中五、六對男女在跳舞,在昏暗的光影裡我發現又是郭彬與靈兒共舞著,郭彬不停地在靈兒耳邊說著什麼,靈兒也不時的輕笑著。這時,我發現郭彬摟著她的手已經移到了她穿著緊身短裙的臀部,靈兒把他的手推開,嬌嗔的拍了他一下,佯怒的說著什麼,不過郭彬又在她的耳邊說了一會兒,她就又輕笑起來,我怎麼感覺有點打情罵俏的意思。我看了一下那一群女人,媛媛正在人群中間眉飛色舞的說著,已經無暇照顧她的老公了。

靈兒可能也感覺冷落了我,跳完這支舞後就坐到我身邊,摟著我,讓我和她合唱一首《心會和愛一起走》,我倆來到前面唱起來,當合唱到「心會和愛一起走,說好不分手,桑田都會變滄海,我的愛不變」時,我倆深情的注視,我從靈兒的眼中感受到愛戀,從別人的目光中感到了羡慕和嫉妒,我心裡得到極大的滿足。

我坐下來繼續喝酒,靈兒也去了那群女人中間,接下來還是唱歌、跳舞,靈兒每次都有人邀請。在又一次唱歌停下來之後,我發現靈兒開門出去了,我正要跟出去時,我看到郭彬也借著換歌時的昏暗出去了。

我又和大家喝了一口啤酒,然後藉口去衛生間,跟了出去。剛出門就看到靈兒靠在不遠的牆上,郭彬站在她側前方,正好擋住了靈兒的視線,我乘他們沒注意,迅速閃到不遠的一個轉角後,聽著他們的談話,這個KTV的隔音效果做得很好,走廊中只能聽到輕微的音樂聲。

「好累呀,都不讓歇一下,每一首歌都有人邀請我跳舞,拒絕吧,又不好意思,只好出來躲一會兒。」靈兒靠在牆上,可能真的累了。

「那還不是靈靈你現在太漂亮迷人了,連我都被你迷住了,摟你跳舞的感覺真好。」郭彬在挑逗著。

「你還說,剛才摸我還沒和你算帳呢!你這樣對得起媛媛嗎?等下我告訴媛媛,看她怎麼收拾你。」

「別呀,我的好妹妹,你就忍心看媛媛收拾我啊?再說,大學時我們三個在一起時我不也摸過你的屁股嗎,現在怕什麼?」郭彬嬉皮笑臉的說。

什麼?大學時郭彬就摸過靈兒的屁股了?有重大發現啊!

「那不一樣的,那時你欺負我什麼都不懂,老乘媛媛不注意經常摸我屁股,現在不一樣了,我有老公了,再這樣對誰都不好。好了,你回去吧,我再呆一會兒,好累,真想躺一會。」也是的,來這裡一個多小時了,靈兒基本上沒坐多長時間。

「想躺一會兒?沒問題,服務員!服務員!」郭彬對我這邊喊著。身後傳來腳步聲,我趕緊拿出手機,裝作打電話的樣子。

一個男服務員從我身邊走過:「先生,需要什麼服務?」

「告訴前臺,這間小包房我也要了,到時和那個包房一起算。」郭彬指著旁邊的一個門說。

「先生需要什麼酒水嗎?」服務生看著眼前的一對男女,臉上是一種意味深長的笑。

「來一個果盤,一瓶葡萄酒,快點。」說著打開門,對靈兒擺出一個請的姿式,靈兒猶豫了一下就進去了,門隨之關上了。他們會不會有什麼事情呢?我為無法看到裡面而煩惱著。

這時,那個服務生端著一個果盤,拿著一瓶葡萄酒敲門進去了,在他開門的時候,我迅速從門前走過,看清了裡面的情況。

這其實就是一個P字型的情侶包間,進門是一米多寬兩米多長的過道,正對門是一個大的螢幕,沙發應該在凹進去的部份,方便情侶們搞各種小動作,開門不進入到最裡面是看不到沙發上情況的,當然沙發上的人也看不到過道的情況。

我回到大包房,大家仍在唱歌的唱歌、跳舞的跳舞、聊天的還在聊天,可能由於剛才是我們三個人同時消失的,所以大家都沒有多想。我坐了幾分鐘,剛想出去看看,郭彬卻開門進來了,正在我疑惑的時候,他坐到我身邊:「洛靈剛才有點喝多了,還有點累,現在我車上躺著呢,說想睡一覺。」看來,他真的要對靈兒下手了,我是不是應該把靈兒叫回來?可心裡卻有另一種壓抑不住的興奮。

「喝多了?我去看看。」我裝作要起身,郭彬一把拉住了我:「洛靈剛才說了,她就想休息一會,讓你不用擔心,說你很長時間沒出來了,好好玩玩,她休息好了自己就上來了。」

我坐下來和他喝了一杯啤酒,他又到媛媛那裡和她們閒聊了一會兒,對大家說別的包房有一個商業夥伴,需要去看一下,讓大家隨意,他一會就回來。說完郭彬就又出去了,看來,他真的準備對靈兒做點什麼了。

我耐著性子坐了不到十分鐘,就迫不急待的出來,悄悄打開小包房的門,螢幕上正在隨機播放著輕柔的音樂,沒有說話的聲音。我向前走了兩步,忽然,郭彬說話了:「來,靈靈,再把這杯喝了。」

「我不喝了,我想睡覺,別碰我,讓我睡覺。」是靈兒含含糊糊的聲音,靈兒喝多了,先後喝了白酒、啤酒再喝葡萄酒,以前她從來不喝多的。

「靈靈,別在這裡睡,我們要回去了,靈靈,靈靈……」郭彬叫著,靈兒沒有了聲息。

「靈靈,我的小美人,讓哥哥好好疼疼你。」裡面傳來親吻的聲音,還有靈兒鼻中發出的哼聲。

我偷偷的探頭看去,只見在屋角的沙發上,郭彬正抱著靈兒在親吻,靈兒的外衣早已被扒下,吊帶內衣連同乳罩都被扯到乳房下,兩隻乳房完全暴露在空氣中,郭彬的一隻大手正在上面肆意地按揉著。

「奶子真他媽大。」郭彬一邊按揉著一邊自言自語著,還低下頭叨住一隻嫣紅的乳頭吮吸著,手向下伸去,把靈兒的短裙掀到腹部,扯下她的內褲,抓揉著靈兒豐滿的臀部。

「不要,不要。」靈兒在迷迷糊糊中下意思的掙扎著,兩隻手胡亂地擺動。

郭彬把靈兒放躺在沙發上,他蹲在地上,扒開靈兒的陰唇,伸出舌頭舔著,「真他媽騷,這一會兒就出水了。」郭彬小聲嘀咕著。

「不要,不要啊……」靈兒還在無意識的掙扎著,兩隻腳亂蹬著,一下蹬到了郭彬的肩頭,把他蹬得坐在地上。其實,郭彬這時只要一回頭就能看到我,可他估計現在眼中只有靈兒了。

「這匹小馬還挺烈的,就讓哥好好騎騎你。」郭彬說著站起來,脫光衣服,把靈兒的雙腿分開,雞巴對準陰道,一下子插了進去。

郭彬瘦瘦的,估計被酒色掏空了身體,他的雞巴也如他的身材,不太粗,但很長,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靈兒也隨著他的抽插呻吟起來。

郭彬雙手按揉著靈兒的乳房,雞巴在她的陰道裡快速進出著,胯部撞擊著靈兒的臀部發出「啪啪啪」連響。就這樣幹了十多分鐘,郭彬才大口喘著氣,趴在靈兒身上,抱著她,親吻著。靈兒左右扭動頭,躲避著,郭彬就抱住她的頭,舌頭頂開她的嘴唇,探進她的口中親吻。

一會兒,郭彬站了起來,把桌子上的東西都放到地上,將靈兒抱到桌子邊上趴著,他從靈兒後面插了進去,隨著郭彬「啪啪啪」的撞擊,靈兒豐滿的臀部劇烈的顫動著。

十幾分鐘後,郭彬抽出雞巴,把精液射在靈兒的臀部上,然後癱倒在沙發上大口的喘息著,我又偷偷的返回了大包間。半個多小時後,郭彬也回來了,大家又聊了一會,聚會才徹底結束。

我們從KTV出來,看到靈兒真的在郭彬的車上睡著,估計是剛才郭彬把她抱下來的吧!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閉

站長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  

在线客服

GMT+8, 2019-2-17 10:25 , Processed in 0.05348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